星期三, 3月 08, 2006

切傷手指痛些,還是砍掉一條臂骼更痛?若我說是前者,那一定錯嗎?

一名從來沒有受過傷的人,切傷手指時感到的痛楚,可能較斷掉手臂的伊拉克人更劇烈。

你最怕那種痛?除了心痛,我最怕頭痛。昨天中午開始,數月一度的偏頭痛發作,一根根長釘打進左腦,總覺得頭殼脹大了,蠶蝕著本已不多的智慧,讓我成為腦袋一片空白的白痴,臉容扭曲非常痛苦。

一般人會吃止痛藥或睡覺吧?我的特效藥是往外跑,絕不可以留在室內,甚至跑步也可以,總之不可以安靜下來,否則痛楚會更集中,令人更難受。可惜發作時要在公司寫稿,讓痛楚早著先機,被打敗了。

睡得不安寧,痛醒了,既然如此,外出吧!

天氣還好,不冷不熱卻沒有風,多走幾步便暗流汗,皮膚黏黏的,但比留在家中好多了。

可是,中午卻接到令人心酸的消息。

朋友的媽媽來電,大家交換了近況,她說在外國的女兒近況不太好,新生的孩子患了罕有的病,從出生開始都在死亡邊沿掙扎,現在差不多一百日了。朋友要陪著姐姐,幾乎都沒有上班。

老太太說,孫兒從出生當天便做了幾次大手術,身體幾乎體無完膚,但生存意志很強,痛得哭也哭不出來,卻握著小拳頭在忍耐,手指把掌心戳出幾個小血洞。

我沒見過BB,但那幾個小血洞,卻在腦海中清晰地浮現,直印心坎。空氣也是酸的,嗅得鼻子都有點塞著。

頭,還是痛,若那是替BB分擔的痛楚,我願意更痛,還可以讓出右邊面腦袋,讓他把更多的痛轉過來。

可惜那不是銀行戶口的數字,不能轉賬。 >_<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