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3月 05, 2006

快快看完《慢慢快活》

到阿麥書房買預訂好的舒國治新書,甫進門就與《慢慢快活--好想懶惰》發生了一見鍾情的化學作用。口袋的錢不夠,近來買書買得有點兇,快破產了!便決定使詐,以寫書評為名把書「借」走。

親切的阿麥大概對我是點印象的,但他今天不在,嬌小的名員看著我的名片致電給阿麥,他爽快地答應了,這種願意信任人的態度,教人有點感動。

這是一本談懶說慢的書,朋友SC和編集人歐陽應霽相熟,經常聽到他讚美應霽,我除了偶爾見瞥見他在主持電視節目,偶爾在雜誌看見他的漫畫、文字或相片外,對應霽沒有太多印像。因為SC的關係,在物以類聚的定理下,很自然地相信他是很意思的文化人。

昨晚7:03分把書拿走,在高速前行的地鐵裡急著翻看,因為書面是白色的,我怕弄髒,也不敢大力掀動,回家後立即把書包好。然後又翻翻舒國治的兩本書,順便寵幸一下陳綺貞的《不厭其煩》,心裡盤算著:真的可以在一星期看完這些書,然後把書評寫好嗎?

4本書疊起來共6cm厚,《慢慢快活》要快快歸還,它必然是第一位「受害者」,我趁臨睡前才拿起來看,把懶和慢的精髓搬到床上,沒看幾頁就睡著了。

第二天醒來,早早上班去,趁著每個空檔偷瞄書頁,午飯時全速開動,終於在下午3:48分把書看完,從拿到手到幹掉它,是20小時45分鐘,遺憾是未能把隨書附送的CD拆開來聽,有點不完美。

若給應霽知道,有人用這種速度,在工作纏身的一天裡,把這本教人躲懶的書看完,他一定會把我打入懶人聯誼會的黑名單。

可是,書裡一篇文章是這樣說:當你以光速前進,周圍的一切都停止。

死線前的掙扎力量,往往是驚人的,舒國治會是下一位受害者。一定是受希治閣影響,我總是不自覺的把他叫做舒治國,看來是聽寫障礙症發作了。

2 則留言:

茂思.茂斯 提到...

嘿!書看得夠多了,何時把你的書評結集成書?

Nobody 提到...

邊有資格呀?你都唔會買啦,係咪想害o的樹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