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2月 20, 2006

愈寫愈難寫

不知為甚麼,旁人總以為經常寫文章的人,要寫三數千字是很容易事。必需承認自己曾經有這種想法,甚至開始寫文章時,還是以為字數是被玩弄的對象,要召來多少都不是問題。

直至大半年前,開始認真地與文字打交道,要與它日夕對處,全天候被那3,000個常用字苦苦癡纏,才知道一字一句皆辛苦,一段一文來得不易。

「萬事起頭難」這句話,應用到寫文章狀況也很管用,試過整整一星期才寫出300字的引言,那絕對是痛苦焦躁的難產過程;也試過寫完一段自以為很有feel的引子,下文遲些沒著落,像被上半身較實在的女鬼纏身,晚上都會造惡夢。

寫文章就像談情,年少時的puppy love可以輕狂率性,因為有很多quota可以犯錯,永遠以為最好的尚未來臨。直至年紀漸大,不能任性了,開始循規蹈矩追尋安定的感覺。因怕犯錯而經常犯錯,修成正果變得老鬼。非但不怕女鬼,反而覺得那位長髮怨女帶有令人心癢難耐的性感,但已渴望見鬼而不可得,只因早就失去為文輾轉難眠的心思了。

未能成為隨心所欲的神仙,還沒到達老鬼的化境,夾在中層就是苦惱煩多的凡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