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月 16, 2006

賽跑場

不記得有多少天沒清潔家居了,我開始懷疑自己患上亂癖。

每次開門都是一場比賽,一團團的灰塵擅自把客廳(雖然說得好聽,其實是幾格階磚)當作跑賽場,聽見開門聲便起步跑,越滾越胖。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參賽的選手越來越多,大的小的,灰的黑的,還拉著我當裁判,好過份!

冬天的厚衣服也投訴衣櫃太狹小,那些寒酸的棉衣不願擠在一起鬥醜,便大刺刺地躺在沙發上,連原本屬於我的位子都被佔領了。

然後是報章雜誌,不用看日子了,因為發黃的紙質明顯在炫耀它的歷史,也在嘲笑屋主好out date。

被看扁得太久了,決定找個陽光燦爛的中午,把這些放肆傢伙幹掉……開始籌備另一輪賽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