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月 04, 2006

抵抗力

朋友說憑這張偷拍照,就可以當狗仔隊了。

每個人的免疫力不同,就算沒有愛滋病,也總會對某些物品完全沒有抵抗力。

自己對於安達充的漫畫、好看的電影、喜歡的歌曲、冰凍的檸檬茶和甜美的水果,來及扯白旗已全面投降,自己的臉孔長得夠愛國卻與漂亮沾不上邊,所以對性格好的俊男美女也是沒有辦法的,當然必需要有「好性格」,否則再耀目也會惹人討厭。朋友S是人見人愛的漂亮女孩,所以我也對她特別好,若我是男孩子,一定匿藏到她那沒有石榴的百摺裙下。

逛街時也會開動雷達搜索好看的蛋臉,男女都好,讓眼睛開心一下也不錯。

聖誕節那天到朋友的家中作客,進入大廈時,呵呵~~~真不得了,那位替我開門的「實Q」(保安員),竟然是一個唇紅齒白,蛋臉精緻兼有陽光笑容的年輕小姐,綻出燦爛的笑容來迎接住客,噢,幸好我不是血氣方剛的男孩子,否則便要借機暈在她懷抱中。

試想想,當實Q的,不是中年歐巴桑就是老年阿伯,不是愁眉苦臉、目無表情,就是露出一副虛假笑容以一雙眼緊盯著進出大廈的住客,令人混身不自在。那種突如其來的驚喜,讓人有一種驚艷的感覺。(有點誇張但卻是真的)

朋友打趣說,若開門的實Q是金城武般的帥哥,那肯定更加不得了,大廈的婦女們一定借機進進出出,三”送”一湯連油鹽糖都要分開八次買,最好找借口讓帥哥送到家門……佳節的話題,就由那位亮麗的實Q展開。

深夜乘火車回家,在冷清的車廂裡遇到另一位閃亮生物,雷達偵察到大半個車廂外有美女出現,便不辭勞苦向目標物移近,才發現「她」原來是「他」,那是長得很像黃耀明的男孩子,但較明哥後生十多載,有點達明一派時代的明哥味道,啊~~~!好像忘了說,我對明哥也是沒有抵抗力的。

他和一個男子並肩坐著,兩人偶爾貼耳交談,然後笑得很開心,難怪那麼有明哥味道(>_<)。我和他相距一道車門,就坐在他的斜對面位置,眼角扮作不經意向他暗瞧,覺得他的輪廓可能較明哥更標緻。

火車一直往前走,離目的地越來越近,我決定做一件很大膽的事……拿出相機偷拍他,把記者的技倆使出來,暗裡按動快門,那他的影像收伏到記憶體內,然後飄然下車,看著他和同伴繼續遠去。

大約10年前也曾在街上遇見過明哥,他那飄逸的秀髮和深邃的眼神很叫人難忘,那時滲出的憂鬱感,已變成今天的自信。在車廂偶遇的男子,希望不會再見,尤其不要在娛樂版見到他,別讓這段不真實、不全面的記憶被破壞。

1 則留言:

茂思.茂斯 提到...

不看內文,我都以為此君屬女兒身....
怎麼樣?偷拍的快感如何?
我在車廂也試過想偷拍美女,但是總覺得全部人都在看我.....一事無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