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月 31, 2006

我是英迷……

最近迷上劉若英的文字,從《我想跟你走》開始,倒敘式看她的舊作,向另一個英迷借來《一個人的KTV》(1991)和《下樓談戀愛》(2004),看得有點思覺失調,覺得有些文章是從我腦海裡掏出來,又像是我的心理報告,甚至認定有些文字是我筆尖的逃兵,給一個叫劉若英的女賊禁錮了。

在《下樓談戀愛》裡,有一篇叫做〈我是影迷〉的文章,訴說她有多迷Meg Ryan,看戲看到以為和那位愛情片皇后成了好朋友。這篇很明顯是賊贓,只不過是把我想寫的那篇文章的主角名字,取了個英文代號而已,可惡!
============================


星期六, 1月 28, 2006

雞年最後一個笑話

雞年最後一天,非常辛苦,在下雨天到黃大仙為廣大讀者求籤,可憐我已變成「熟手技工」,越來越像一個神婆,除非中六合彩、三T、六環彩、連環波膽,最大機會是中風,否則難以擺脫這坎坷的命運。

從早上7時許直到晚上9時,筋疲力竭了,登上歸途的巴士時卻忍不住猛笑,只因想起今天聽到的笑話,巧合地跟雞有點關係。

一位眼睛閃亮亮的男生在黃大仙祠向我告解,說小時候試過認真地孵蛋,期望把一隻在市場買來的雞蛋孵成小雞,而且不只一次,直到初中前,一直在試。

他說曾經把蛋壓破了,弄得非常髒,讓媽媽罵了一大頓,但還是繼續嘗試。最爆笑的,是他上街時,會把孵暖了的雞蛋放到冰櫃,待有空再拿來孵,結果當然是屢試屢敗啦。我追問他會把蛋放在哪裡孵,他沒有回答。

然後我告訴他,其實我在小學時也試過孵蛋,只是試過一兩次就醒覺了,露出一副「我比你聰明」的樣子。但沾沾自喜的背後,我的臉上大概略過一絲古惑神色,因為我沒告訴他,我孵的是鵪鶉蛋,而且一氣過孵幾隻,那些蛋陪我入睡,下場......當然是殼破家亡啦。

弟弟妹妹站起來:《嗨!克莉特絲》VS《啊!好屌》


以出版火辣辣書本揚名的台灣大辣出版社,選書取材一向眼光獨到,一系列性經、性史、性玩具書刊,令讀者大開眼界兼獲益良多。最新出版的《嗨!克莉特絲》(The Clitourist : a guide the one of the hottest spots on earth)和《啊!好屌》(The Penis Book),大談女性最敏感的陰蒂和男性最著緊的陰莖,單憑封面就足以惹來好色之徒探究、衛道之士叫陣,肯定成為書海裡的觸目新貴。

《嗨!克莉特絲》的宣傳標語是:「全世界第一本認識陰蒂的繪本」,擅長寫女性生活指南的作家凱倫?莎爾曼森(Karen Salmansohn),有感關於陰蒂的著作少得可憐,許多女孩子甚至不知道陰蒂在哪,她決定要為陰蒂立傳,誓要推翻女性的「陰莖嫉妒情意結」,並自豪地訴說女性的性器官有多好。

這本比手掌稍大的書,多圖少字卻留有洽到好處的想像空間,那些圖畫當然不是教科書裡沉悶而帶教條味道的人體圖;也不是納米科技做到的纖毫畢現影像,而是從想像和比喻出發,親切地告訴姊妹們:原來女性也有陽具!

是的,首位發現陰蒂的科學家克米特(Kermit Krantz),在50年代解剖女屍時,在黑三角地帶找到一處未被發掘的新大陸,那點全身神經末稍最密集的交匯處,就是被形容為「迷你陽具」(Mini penis)的陰蒂,這顆小豆豆在性興奮時,同樣也會充血勃起。

比起豪邁奔放的男性陽具來說,陰蒂的確細小又害羞,不細心搜索就會讓它丟失、埋沒。此書除了點出陰蒂位置外,還教導如何刺激它、取悅它和保養它。喜歡摸索女性身體的兄弟們,快來一起研究吧!

是男性陽具太顯眼,還是書名太露骨?《啊!好屌》被列作限制級書籍,未滿18歲人士不得觀看。難道檢定書刊的官員瞎了眼嗎?書裡引經據典地寫著:「男孩子在17歲時,他的陰莖已經發育完成了」。沒有未雨綢繆也就算,還任性地把一本樂而不淫的書打上有色標籤,難怪男孩總喜歡讓老二亂來。

屌,詞典的解釋是「男性外生殖器的俗稱或罵人的髒話」,國語音是diao3,粵語音是diu2,單看音標未必人人懂讀,由「門小」組成的粗口字倒是常見常聽吧?對啦,那就是「屌」的廣東話發音!

此書幽默與創意兼備,作者以詼諧輕鬆的口吻把男人的老二掏出來大講特講,坦白直接地從多才角度把它看個清楚。那根被男子視作命根的棒子,在書裡活脫脫地成為擁有獨立個性的老大,毫不害羞把自己的喜好與能耐逐一show off,還附錄段段「心聲」和大量笑話,正如譯者所說,即使最保守的人看了此書還是會噗嗤一笑。

透過書裡內容,我們對屌了解多些,誤解少些,知道它是全世界最愛漂亮的東西,也明白這個看似雄糾糾的小弟弟,原來容易受傷也愛撒嬌,恆古以來都是話題與問題的根源,不論男女都為它臉紅耳熱、魂牽夢繞。若人類進化成雌雄同體的生物,除了偉哥不高興外,普世的痴男怨女也會同聲一哭。

============
註:《嗨!克莉特絲》及《啊!好屌》,每冊售價250新台幣
============

星期一, 1月 16, 2006

膚淺

有沒有寫日記習慣?甚麼時候開始?

我在中三開始寫,那時候雄心壯志,還下過決心要天天寫。現實當然與想像不一樣,寫的次數越來越少,漸漸變成了事記,開心的,傷心的,平靜的,激動的,都有寫過,但以單元計算,篇幅比年少時長多了。

現在雖然多寫blog,但仍然有寫,把最私密的、不可告人的感受記下來,只給自己看。我給姐姐寫遺書時,首要是叫她把這些不見得人的廢紙燒掉──撕碎也嫌不安全。

為甚麼不會給人看,又怕讓人發現,但仍然在寫呢?大概是因為想證明給自己看,某些事好像發生過,某種感情曾經流過心窩,記憶始終有限啊!我抓住那條無形的尾巴。

例如,中三的日記,出現次數最多的是「今天無事可記」或者是「勁開心、勁唔開心」,哈哈~~~~你說有多膚淺也可以。

賽跑場

不記得有多少天沒清潔家居了,我開始懷疑自己患上亂癖。

每次開門都是一場比賽,一團團的灰塵擅自把客廳(雖然說得好聽,其實是幾格階磚)當作跑賽場,聽見開門聲便起步跑,越滾越胖。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參賽的選手越來越多,大的小的,灰的黑的,還拉著我當裁判,好過份!

冬天的厚衣服也投訴衣櫃太狹小,那些寒酸的棉衣不願擠在一起鬥醜,便大刺刺地躺在沙發上,連原本屬於我的位子都被佔領了。

然後是報章雜誌,不用看日子了,因為發黃的紙質明顯在炫耀它的歷史,也在嘲笑屋主好out date。

被看扁得太久了,決定找個陽光燦爛的中午,把這些放肆傢伙幹掉……開始籌備另一輪賽事。

星期三, 1月 11, 2006

我想跟你走

看劉若英的新書《我想跟你走》,看得又笑又哭。

劉若英不是走得最前那位歌手,當演員也沒有閃爍星光,但總不會讓人討厭,還有種莫名奇妙的好感。聽她的《很愛很愛你》,看她的《徵婚啟事》,明明是熱門的娛樂產品,卻有一種小眾的獨特感覺,或許這就是所謂氣質罷。

沒想過她的文筆會那麼好,我是先在網上看到部份內容的,隱去作者名稱,已是一本令人愛不釋手的好書,而劉若英的名字只會讓書加添分數,若然說作者是twins,恐怕惹來請代筆之嫌。

書裡的文字和相片都由她自己操刀,文筆可親可喜,轉行當作家會是讀者喜訊,相片也是好得出乎意料之外,不是說具有甚麼大師風範,而是很切合她的個性:貼近生活、真摯、細膩。正因如此,才邀得攝影名人和台灣最著名的小說家寫推介序。

文字是較難打動人的媒介,看此書時,記不起多少次曾經發笑,有時候卻要蓋書沉思,眼眶也熱了好遍幾,被書裡內容深深打動。這是2006年1月出版的新書,若是上年看到,我會選為全年最佳的書,今年才剛開始,還不能說定,但它能肯定能在空間妗貴的書櫃佔一個好位置。

劉若英寫的不是藝人奮鬥史,而是一篇篇關於生活事的文章,從搬老房子、父母感情事、憶念老僕人、朋友的悲滄愛情故事,直到自己的愛情觀、生活感言及短短的詩篇等等,主調可以是風趣或淡淡然的,然後突然在轉折處來個突襲,令人措手不及下鼻頭一酸,但一切卻捏拿得很準,牽動著讀者情緒。

有些歌,聽過後才知道遇到它有多幸福;有些書,只有看過才知道不該錯過,劉若英的歌和書,都屬於這類型。

======================
書名:《我想跟你走》(簡體字書)
作者:劉若英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售價:人民幣$25元

星期二, 1月 10, 2006

樂壇雜感

7、80年代歌手近年群起復出搶錢,大部份都來自「我的黃金時代」,作為老餅歌迷,荷包當然血流成河啦。

但係,評心而論真係失望居多,由喜歡多年、當係神咁拜o既達明一派,到臨退出先愈o黎愈鍾意,當年開3場演唱會,我就睇o左兩場o既草蜢,以至近年多次捧場o既林憶蓮,全部都與期望不符,冇激動的重遇,甚至冇顫抖的感動。

主觀場認為,達明最好的演唱會已經係過去式,案發地點在新伊館,場地夠細,氣氛夠warm,各階層fans可以迫埋一齊,我落重本買o左400蚊飛,並排而坐的係商台DJ群,林海峰好似小朋友咁興奮。

上年的演唱會,一開始所有fans就high晒,包括我在內,不過唔係natural high,而係emotional high,o係情感上,就好似一群教徒睇見真神咁亢奮,放屁都會話香。情感流係由下至上,與其話達明令我o地high,不如話fans令達明high,以舞台表現,包括選曲來說,我覺得上一次演唱會好得多,重要要係有雙方的情感交流。 有朋友說得對:「好彩我o地自己high,唔係都幾弊。」


至於草蜢,上次臨退出前推出的幾張大碟,同偶像時期好大分別,尤其係最後一隻《三人主義》,一直係我的熱門選播唱片,至今都認為係最好o既,亦促使我買返佢o地o的舊碟,重睇o左兩場演唱會添。當年的演唱會,跳舞同慢歌係一半半,加上草蜢受歡迎程度已經逐漸下降,所以佢o地更加珍惜,一切得來不易,論氣氛同草蜢表現,我覺得係超水準,好touching。

但05年的演唱會,復出前一連串宣傳,與佢o地三個咁多年以來的氣勢與形象完全不符,催谷到好似上o左神臺咁,連一首普通到極的《我們》,都變成勁hit,就如林海峰所講,呢首歌只hit兩個字,就係「我們~~~~」,無論歌詞或風格,毫無突破。後來演唱會被谷起了,不斷加場,備受吹噓背後,大家重記唔記得,當年人o地只係開三場,都只係得90%入場率咋。人氣,真係有人肯吹就有o架啦。

3個40歲人的歌手,在台上猛跳猛唱,80%係快歌,有時連續十幾分鐘係咁跳,可能呢o的叫做high,但跳完之後,我發現草蜢係唔識跳舞的,只係識得腳印印,手fing fing,每首歌舞步都係一樣,連一早out o左o既性感極限的dancer,都俾媒傳炒作一番,全場音響勁嘈,唱慢歌都做唔出深情感覺。若兩次演唱會可以交換的話就會令人叫好,但家下先o黎扮潮,恕我未能接受。下次唔該唱少o的快歌,尤其係唔知唱乜o個o的。(雖然我全部都識)

重有林憶蓮,睇過好多次都肯再入場,就係因為佢把聲,而唔係佢個body,相信好多人都係咁諗。但係唔知點解,佢硬係要做返應該係20年前應做的事:又係大跳大唱!

選歌以「滄海遺珠」為大前提,即係冇乜人識唱啦!同行朋友o黎講,我識6成歌已叫做好叻,另外o的人悶都?著咁滯。當然係因為坐得高先會咁,俾400蚊入場又唔同,因為幾乎全部企晒響度跳,好似大型disco。去過disco的人都知,想跳舞的人,無論DJ播乜歌都會大跳一番,坐高少少的觀眾就好似坐在一塊玻璃櫥窗外面,見到裡面o的人好開心,但好似同自己無關。所以呢個演唱會的口碑好極端,我坐在山頂,當然認為係有史以來最差的林憶蓮演唱會啦。

就個人o黎講,最理想的林憶蓮,唔係帶住少少豬腩肉o係度跳住唱歌,fans根本唔介意佢o既身型,只要佢把聲重o係度就得啦,用簡簡單單的音樂襯底,唱乜o野歌都冇所謂。對憶蓮仍有期待,期待佢唔好再跳!

至於最新復出的關淑怡,過去係有o的好聽又大熱o既歌,但係咪足以支橕佢開演唱會呢?者大家唔記得佢點解會漸漸消失,又可能以為佢因為生仔而消聲匿跡。其實當年佢之所以out,係因為唱唔掂。

唔好以為聽錯,佢真係唱唔掂。當年佢開了兩場演唱會,我有幸入場睇過,先知唱幾首live同支橕一場演唱會係好唔同,除o左暴露佢歌唔夠,唔夠氣之外,控制現場氣氛唔得,而且重有走音。當年開3面台都搞戶成咁,實在唔知點解今日可以做阿姐,重一氣個開3場添,唯有讚嘆宣傳威力沒法擋。

老一輩歌手開演唱會,全部都想將紅館變成disco,所以大家都扮青春兼體力好,猛咁跳。但係只有最先o個個做得最好,佢叫做譚詠麟,20幾年前創先河叫人起身跳,到今時今日都係咁。撇開佢o係現實中亂講o野同埋包二奶,但講舞台上壓場感仍然無人能及,呢幾年開「左麟右里」演唱會,成日俾人話佢食李克勤老本,但事實證明,佢自己再開11場演唱會都全滿,克勤開4場都要等一排先可以加2場,叫座力高低立見。無論大家喜唔喜歡呢個懶後生的老歌手,都應該試o下睇佢o既live。

另一個跳足全場依然叫人眼前一亮o既歌手,叫郭富城。始終係舞林出身,加上7個排舞師,造成每part舞都各有特色,重有一個唔知殺死人定嚇死人的光頭look,以「好睇」計算,的確紅館有史以來最正的。



星期三, 1月 04, 2006

抵抗力

朋友說憑這張偷拍照,就可以當狗仔隊了。

每個人的免疫力不同,就算沒有愛滋病,也總會對某些物品完全沒有抵抗力。

自己對於安達充的漫畫、好看的電影、喜歡的歌曲、冰凍的檸檬茶和甜美的水果,來及扯白旗已全面投降,自己的臉孔長得夠愛國卻與漂亮沾不上邊,所以對性格好的俊男美女也是沒有辦法的,當然必需要有「好性格」,否則再耀目也會惹人討厭。朋友S是人見人愛的漂亮女孩,所以我也對她特別好,若我是男孩子,一定匿藏到她那沒有石榴的百摺裙下。

逛街時也會開動雷達搜索好看的蛋臉,男女都好,讓眼睛開心一下也不錯。

聖誕節那天到朋友的家中作客,進入大廈時,呵呵~~~真不得了,那位替我開門的「實Q」(保安員),竟然是一個唇紅齒白,蛋臉精緻兼有陽光笑容的年輕小姐,綻出燦爛的笑容來迎接住客,噢,幸好我不是血氣方剛的男孩子,否則便要借機暈在她懷抱中。

試想想,當實Q的,不是中年歐巴桑就是老年阿伯,不是愁眉苦臉、目無表情,就是露出一副虛假笑容以一雙眼緊盯著進出大廈的住客,令人混身不自在。那種突如其來的驚喜,讓人有一種驚艷的感覺。(有點誇張但卻是真的)

朋友打趣說,若開門的實Q是金城武般的帥哥,那肯定更加不得了,大廈的婦女們一定借機進進出出,三”送”一湯連油鹽糖都要分開八次買,最好找借口讓帥哥送到家門……佳節的話題,就由那位亮麗的實Q展開。

深夜乘火車回家,在冷清的車廂裡遇到另一位閃亮生物,雷達偵察到大半個車廂外有美女出現,便不辭勞苦向目標物移近,才發現「她」原來是「他」,那是長得很像黃耀明的男孩子,但較明哥後生十多載,有點達明一派時代的明哥味道,啊~~~!好像忘了說,我對明哥也是沒有抵抗力的。

他和一個男子並肩坐著,兩人偶爾貼耳交談,然後笑得很開心,難怪那麼有明哥味道(>_<)。我和他相距一道車門,就坐在他的斜對面位置,眼角扮作不經意向他暗瞧,覺得他的輪廓可能較明哥更標緻。

火車一直往前走,離目的地越來越近,我決定做一件很大膽的事……拿出相機偷拍他,把記者的技倆使出來,暗裡按動快門,那他的影像收伏到記憶體內,然後飄然下車,看著他和同伴繼續遠去。

大約10年前也曾在街上遇見過明哥,他那飄逸的秀髮和深邃的眼神很叫人難忘,那時滲出的憂鬱感,已變成今天的自信。在車廂偶遇的男子,希望不會再見,尤其不要在娛樂版見到他,別讓這段不真實、不全面的記憶被破壞。

星期二, 1月 03, 2006

毋需要太多

電視台在播放最新一輯信用卡廣告,在一個有點落後但凌亂得很有味道的地方,小女孩連走帶跑的去買鴿子,據說每放生一隻鴿子就會帶來一次幸運機會。小女孩想買很多很多鴿子,然後許很多很多願望,但手裡的銅板只能讓她帶走其中一隻。

小女孩以失望的表情提著一隻鴿子離開,那情景打動旁邊觀光的男星李察基爾,他暗裡以信用卡買下所有鴿子,當小女孩讓鴿子飛翔時,旁邊亦千鴿齊飛,所有人都歡欣雀躍。

原本很適合作為電影情節的淒美場景,被那個越老越有味道的男星和那幾乎真的全球通行的信用卡徹底搗壞了!若那隻鴿子孤單地飛到天涯盡頭,若女孩長大後有能力買下更多鴿子,若得到自由的鴿子回頭報恩,若長大的少女遇到鴿子的後代或化身……更多的想像都被糟蹋了。

作為過客的男星,洽如其份地破壞了一份屬於貧瘠世界的缺撼美。沒有缺失,何來想像?

運氣,正如六合彩,能中頭獎的話,一次機會就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