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31, 2006

2006最後一抹夕陽


跟朋友正在聊天,倚窗外看,天空紅了又暗,飛逝得很快,幾乎讓它溜了......

日出日落間,又過了一年,新年快樂!

星期六, 12月 23, 2006

黃金打造的爛片:《滿城盡帶黃金甲》

為譽為大師級導演的張藝謀,近年成為不少影迷心目中的爛片之王,只懂花昂貴成本拍電影,令黃金變浮金(屎),再也找不到《我的父親母親》那種純僕的悸動,反而糟蹋了許多好演員。他究竟是想「打造」(中國人最愛用此詞)偉大的場面,還是要說好故事?用偉大的動人的故事,理應相得益彰,空有特技或浩瀚畫面,卻淪為討人厭的暴發戶。

一如意料,宣稱以3.6億元攝製的《滿城盡帶黃金甲》,果然又是爛片!還好爛的是導演,而不是演員。

片中的周潤發戴上有色隱形眼鏡,眼神蒙上曖昧卻少了霸者氣勢,就算演得再好也要扣分,而且出場時間不多,淪為了大配角,教發哥迷很失望。

鞏利是貨真價實的女主角,演得真好,眼神很到,讓跟她有多場對手戲的周杰倫大為失色,突顯了他毫無演技的弱點,那種沒表情的撲克臉,只適宜演藤原拓海(《頭文字D》),因為那角色跟現實的他很相似,沒有演技才能演好。

男角當中,劉燁表現最出色,把無能太子演活了,跟後母鞏利亂倫,又對小宮女動情,幕幕都精彩。

可惜犯駁的情節讓演員的努力都白費了,沒頭沒尾的章節堆砌起來,遺下一堆問號,尤其是發哥的愛人,居然可以身穿黑衣,在金碧輝煌的皇宮中行走,後來又能在殺手間衝出重圍,難道她是絕世高手?另外是三太子想叛亂,但他背後只有幾個待從,原想製造意想不到的情節,但結果又是攪笑場面。要逐一分析的話,可以寫幾萬字的論文。影片太講究所謂呈現宮庭的大排場,但那只是導演心目中的場面,累贅得討厭!排在最後的戰爭場面,運用了大量電腦特技製作出千軍萬馬的感覺,荷里活奶水長大的觀眾們卻從中看到東施東效顰的喜劇效果,不禁失笑。

不論是張藝謀還是陳凱歌,近年的「中國大導演」,所拍的電影均標榜製作成本或演員陣容,然後灑下所謂「中國元素」,在西方大放異彩。然而觀眾卻更喜歡充滿搞惡元素與創意的《一個饅頭的血案》。(把陳凱歌的超級爛片《無極》,重新剪輯,內容一絕!)

所謂慵懶

每日必經的通道,景緻很美。

我是一個嗜懶的人,最適合過無所事事的日子。上星期難得有一連4天假期,沒特別事要忙,打算以最無聊的方式度過。在放假前夕,精神上很亢奮,為了無事忙而亢奮,說出來也怕嚇壞人。

然後發現,所謂慵懶,其實是一道選擇題:不是無事可幹,而是可以選擇不幹。

打算清潔家居,誓要把儲了多月的灰塵幫出家門,從第一天拖到第三天,總算完成了壯舉;打算看幾場電影,滿眼都覺得是爛片,不看也沒有損失,就寧願窩在家看白痴的電視節目;打算與久未相見的朋友聚聚,結果除了自動「送上門」的三頓飯局,從頭到尾都沒有「主動出擊」。

每天都可以睡到自然醒,但閒下來的身體反而不用睡多久,在久違了的清晨醒來,想起中午可以再睡,便有了起床的動力,看見天空藍得容不下一絲雲煙,又被哄騙了出門,散步去,跟公園裡的阿伯打成一片,大家都是漫無目的的閒蕩者。滿眼是冬日的藍,清澄,愉快得笑了,阿伯以為我是傻的。

任由衣服雜物報紙書刊在廳中撒野,像蔓生的野藤在擴張地盤,連書也不想看,埋首在電腦屏幕,預算胡亂地蹓躂一番,偶爾打開一些陳年檔案,糕糟!那是潘多拉的盒子,煩惱與邪惡紛至……

明明可以不理,明明這是容許偷懶的日子,但因為有選擇,知道可以隨時停下來,便決定要把那些檔案都翻出來。能想像嗎?面對兩年來沒有整理過的相片,加上數百個文字檔,連同一些電腦漫畫,總容量逾40G,就像走進了堆填區,卻要把雜亂的物件好好分類。

直到凌晨仍在對著電腦屏幕,明明應該身心俱疲,卻不覺得累,因為有可以放棄的權力,反而更勤奮,帶著慵懶的心情去奮力幹,花了數十小時,終於把把案檔都分類和備分(不怕壞腦了 ^_^)……假期結束了。

到上班日,才發現那幾天睡得比平日更少,沒其麼時間閒下來,但心仍是懶,仍覺得過了一段閒適的假期。然後頓悟,慵懶,是題目而不是答案,只要題目下有多於一個選項,就能閒下來。

光速與靜止間,變化無限。
樹梢的翠綠間,透出冬日獨有的藍。

星期四, 12月 07, 2006

影藝印象

知道它要結業,沒打算去送行,要談回憶,不一定要湊熱鬧,毋須趕著在那幾天寫,現在才來談影藝也不遲。

上一次到影藝看電影,是05年的1月,跟他一連看了《隔空殺人》和《露點的誘惑》,兩套片都不太好看,入場的人寥寥無幾,其中《隔空殺人》是韓國片,由人氣演員曹誠祐(《我的男拉松》男主角)和尚未走紅的池珍熙(大長今愛人)主演,暗黑而空曠的戲院就只有我倆,首次嘗到「包場」滋味,坐在一排排空椅子的中央,感覺很特別。當是銀幕上傳來撞擊聲時,突然有種不協調的立體聲效果,原來是外面在搬東西,也傳來「砰砰」聲,還真有點恐怖。對於影藝的印象,就只有漆黑裡的殘影。

關於這所戲院的記憶,很不「主流」,我記得那年跟兩位朋友去看寧瀛的《民警故事》,首次發現只要不談政治的國內電影,原來可以很好看,到現在仍記得戲中的情節和對白,翻查紀錄,那該是1995年的事。

然後是《濃情朱古力》,跟另外一個他去看,一套據說很能感動人心的電影,把我們悶得眼睛半垂,卻礙於怕被說膚淺而不敢立即說出來,後來卻發現原來大家「品味一致」。

坦白說,對於這所戲院,消失了也沒有太大感覺,畢竟影迷注重的,是電影,而不是場地,老闆要另起爐還不太難。對比起來,油麻地戲院可能更可惜,只恨我沒機會去見識,它就消失了。

星期三, 12月 06, 2006

《父子》:關於自私


若有留意電影的英文名,應該知道"Exile"是最近最熱門的用字,從杜琪峰的《放逐》(Exile)到譚家明的《父子》(After This Our Exile),生命都在流放中。

很喜歡父子踏單車的那張照片,完全看不到臉孔,反而營造出一種單純的依靠感,加上和煦的陽光,快樂很簡單,意境很美。為一張照片看一套戲,理由已很夠充份。

關於《父子》的前世今生來世,以至祖宗族譜都被翻了又翻,要說的和不想聽的都給說盡了,那些老話還是不提為妙,然而走出電影院,免不了仍有點感觸。

各人都演得很精彩,焦點落在郭富城和吳景滔亦理所當然,然而影片的主題,該是訴說人性的自私吧?作為母親的楊采妮,丟下沒出息的男人和兒子去追尋幸福,面對兒子時雖有內疚,但其實從來沒有真心要把他帶在身邊。至於爸爸,脾氣暴躁又爛賭,這一刻說會改變,轉瞬間又叫兒子做賊,連死的勇氣都沒有,只敢逃避,女人離開他才是明智。

印象很深刻的一幕,是郭富城在兒子偷東西失手被打時,他不顧而去,很真實。還好故事沒有故意讓父子講和、讓一家團聚,所以沒讓人掉淚,但心頭更痛。

大家都說孩子很可憐,可憐處,在於沒有爭取幸福的選擇權,媽媽不要他,爸爸害了他,當他被擠出父母的框框後,三條生命線都得到重生。生命、生活,其實是一場又一場的let go遊戲,在取捨之間,每個人都是自私的,無論對愛情、親情、金錢,或者名利。有時候活著的痛苦,較死亡更可怕,於是有人連命也可不要,所以,別以為死亡很偉大。

朋友說,看完電影後心裡很不舒服,因為現實裡,的確有些家庭更糟糕......

回到家裡,特意聽了一首歌──李克勤的《天水.圍城》。

星期二, 12月 05, 2006

6月和12月

這年的12月,大概只有時裝店老闆與橫躺在衣櫃裡的大衣,才會對天氣感到心寒。看著夏季的短袖T-shirt與小背心在單薄的外套下繼續招搖,除了咀咒和呼喚北風外,似乎別無他法。

達明一派復合大碟中,有一首歌叫做《6月和12月》,以天氣比喻兩種不同的人,若6月的天氣下降,12月的天氣上升,大家能否走近?

光與影並存,nothing is impossible.

很喜歡家居附的景緻,屹立了半世紀的屋苑,在晴朗的午後,陽光直戳到斑駁的老牆,天空很藍,巷子裡傳來老人家打牌與閒聊的雜聲,偶爾有小孩子急步追逐走過,時間像永遠停留,然而不知不間,陰影逐漸把光位吞噬......

星期三, 11月 29, 2006

《On Paper》 @ 書得起

都是Don的好介紹,看完影展順道殺落銅鑼灣,到「書得起」看《On Paper》展覽,24件由香港插畫師設計的摺紙,當中包括鐵人三兄弟和Don都有參與,各有特色,值得一看。從那些作品中,讓人感到香港還有許多充滿創意的人。

可惜場地不太理想,作品放在階梯型的台上,但那是不能攀上的梯階,放得較高的作品變得遙不可及,連那些作者簡介都看不清。心裡頓時苦澀地想,這種情景,跟香港的創作生態還真相似。

縱然場地有限制,但好的創意不會被埋沒,摺紙作品現場有售,package(共24款)售$398,若我的家夠大,一定會把整套砌出來擺放。但我還是較喜歡獨立包裝的設計($38),密實袋的封口方式,循環再用的話,最好用來放牛肉乾?

很喜歡Don放在會場的插畫和作品,那隻木馬是最純真的童年回憶,為甚麼木馬也愁眉?

又是星加坡,書得起的老闆從星洲來港設計書專賣店,這裡的書種較PageOne還要多,而且大部份都可翻閱,遇到懂書的人,老闆會熱情的跟對方聊天,所以設計界的人都知道這書店。

為甚麼香港人缺了這種眼光與勇氣?

===================
《On Paper 紙 . 色 生活態度》@ 書得起
日期:11月13日 - 12月6日
地址: 香港銅鑼灣軒尼詩道
439 - 441 號香島大廈 1 樓 A 座



Leslie Kee 影展

不是為了郭富城那條被褪走的泳褲,更加與許志安露出的幾條毛無關(那只會趕客),去看,因為攝影師叫Leslie Kee,紀嘉良。

知道Leslie (即係我識佢,佢唔識我),不因為他是izzue的御用攝影師,更不因為他曾替眾多明星拍照,畢竟一般人的眼光只會聚焦在衣服款式和明星俊臉,背後拿相機的人,與我何干?知道這個人,只因他來自新加坡,出奇地,近年與這個小國特別有緣,那些新加坡朋友,總愛把成名的同胞掛在口邊,以閃亮的眼神細說對方的底細,Leslie就是其中一位讓他們引以為傲的對象(第一位永遠是孫燕姿)。

Leslie的影展名為「Super Stars」,被拍的都是名人影星,鏡頭背後,是另一位super star.

撇除紛擾的吵作與不滿,相片拍得真好!那些臉孔與肢體流露出對攝影師的信賴,放心地讓他擺佈,在舞台上高不可攀的人,變成攝影棚裡的模型公仔。看過這種相片,就會明白這是攝影師的show off,而不是明星的寫真集。

為甚麼一定要露肉露點?別理那麼多,好看最重要。相片都放得很大,一般有2呎 x 3呎,印刷得很仔細,毛髮與毛孔都能看清楚,但沒有色情味道,除非看的人戴了有色眼鏡。有說郭富城那張相很大膽,其實吳彥祖也差不多,兩人的體型線條表現出來的美感,有點文藝復興時期的味道。兩人與一大班半裸型男排在一起,排骨型的陳冠希反而變得突出,臉上掛著帶有稚氣而自信笑容,很難令人討厭。硬擠在當中的楊千嬅,仍然密密實實地表現其一貫的「快樂」,很閹悶,我覺得攝影師把她放在猛男當中,是有心整蠱。

至於許志安......他說很介意這張相被放出來,對比起影展的氛圍,他那張其實毫不突出,尤其是在他之下的,是一幅露B相,他的不滿頓時變得很可笑。場內許多女星其實更大膽,張柏芝、徐若瑄、名模Danielle都赤裸上陣,只差沒有露點。

要脫,該配合天時地利人和,看完這個影展,為那些沒脫的人,感到可惜。

Leslie選了他的偶像松任谷由實當影集封面,她看來真的很有「女王相」,不是霸氣,而是那種發從心底透到眼神的自信,相片的毛孔很清楚,沒用電腦「執走」是絕對正確的決定,否則就會淪為騙人的化妝品硬照,現在卻滲出一種很真實的生活美。能把偶像拍到這種程度,Leslie應該很高興。

另外的驚喜來自工藤靜香,她當年紅透時,美得像漫畫中主角,自從成為木村嫂後,一切氣質和光芒都消逝了,然而相片中的她,魅力再度閃現,很耀眼。

相片分兩層樓擺放,上層是娛樂版焦點,下層卻能看到更多的Leslie,從他的個人感受到成名經過,細意看完後,就會知道甚麼是「成功非偶然」。有些人認為他靠明星才能成名,反過來說,其實他的確能看出明星的另一面,那是攝影師獨有的眼睛。

生於小國,要往外闖最好趁早,熱愛日本文化的Leslie,十多歲就到日本闖世界,從讀書到攝影,一步一步往上爬,沒有專注與能耐,不可能在異地打出天下,紅遍亞洲後,即往西方走,現居於紐約,曾為不少知名雜誌拍封面,到了這個階段,該滿意了吧?但是,他還有未能拍到的人,那就是永遠站在巔峰的麥當娜。

有夢想,真好。

p.s:在低層見到王菲的相片,旁邊寫著很有意思的句子:
Wisdom
一切都好 只缺煩惱
你沒有錯 因為沒有誰做對過
每一刻都存在 不一樣的精彩
偶爾妥協 拒絕後悔

======================

Leslie Kee
《Super Stars影展及攝影集慈善義賣》
日期:11月25日至12月3日
時間:10:00 a.m. -- 6:00 p.m.
地點:香港堅尼地道28號香港設計中心
(金鐘地鐵站c1出口,香港公園藝術視覺中心側出口,行過對面就到)
查詢:31971147

星期三, 11月 22, 2006

辭職

不約而同地,近日有兩位朋友先後向老闆遞上辭職信,理由都是一樣:對工作感到太厭倦。

我不敢對他們說:其實在倦透了的時候,有本錢和勇氣離開,而經是一種福氣。只是,大重的怨氣會把福氣驅走。

在外面的人看來,他們兩人的職業都屬於薪高糧準福利好夠穩定又風光,但不時聽到他們埋怨工作上的種種麻煩事。我知道他們不會隨便對所有人都埋怨,因為旁人大概會認為他們不知「民間疾苦」。作為一個曾經有當過高薪(?)高尚(!)的教師的人,卻很明白他們的感受。

一直相信,工作,除了因為要掙錢養活自己或別人外,應該有更重要的因素存在,有人是為了滿足感,有人是因為虛榮心,或者是為了打發時間。總之,若單純地只想溫飽,領綜援就夠了,而且享受政府醫療時還免收費呢!

然而工作不單是上班下班那麼簡單,當中的工作性質、人事關係和心境同樣重要,辦工場所可能讓你遇到最重要的人和事,當然也可能毀了人的一生,因工作壓力而自殺的事,已屢見不鮮。

走出去吧!前路未必更好,但舊路只有可見的黝暗,別忘了,最後有綜援等著你,到65歲後,還可以領生果金,到時候,可以買很多很多生果。

總之,死唔去的話,有排你捱!

星期一, 11月 20, 2006

最好的文章

從事創作的人,最常面對的問題是:「你最好的作品是哪件/幅/套/首......?」
最常見的回答是:「最好的,永遠是下一件/幅/套/首......」

作為一個被文字或相片愚弄的人,當然不敢以創作人自居,但經歷過電腦硬碟失靈的煎熬,幾年裡的相片、文章都被一掃光。加上在半小時前,在blogger寫了一篇文章,又因該死的system error而消失得無影無蹤,若現時要回答那問題,我的答案是:「被delete了的文章,就是最好的作品。」

失去了,就變成記憶,就算重新默寫一篇,肯定與原文有所不同,正如雕塑家不可能造出完全一樣的藝術品。正因為變成記憶,就會不斷被美化,然後認定它是最好的。正如一個人身處幸福時,就算懂得欣喜,也不及在苦難時,憶及幸福時光那麼甜。

唉~~~~blogger,把我的文章還來呀!

=========================
(耳邊傳來幽靈般的聲音:誰叫你直接在網上寫,不在其他地方先寫好,再copy過來呢?)
發瘋了的我回答:我貪方便,吹咩?

方便......的確需要付出很大代價。

星期四, 11月 09, 2006

燕尾蝶

由兩個大男孩組成的Shine,我對他們的人和歌曲都沒甚麼興趣,但非常喜歡其中一首由黃偉文填詞的歌--《燕尾蝶》,內容大概是說城市為了進化,叢林終會被犧性,當習慣了五光十年的繁華,燕尾蝶在發射塔下悠然自得,然後忘了花蕊的味道。

其中幾句歌詞:
摘去鮮花
然後種出大廈
文明是種進化
摩天都市大放煙花
耀眼煙花
隨著記憶落下
繁華像幅廣告畫
蝴蝶夢裡醒來
記不起對花蕊的牽掛

我們都蛻變成那樣的燕尾蝶......

三個不同年代的屋村














偶然拾到的熊貓蠟燭








賭完這一局,何時再相聚?

超級市多的老闆,這幾天是超級明星,還特地準備了「飲衫」。




午後的告別

自幼居於新界,近年長駐九龍,小輪對我來說,從不是主要交通工具,正因如此,這種外形帶有玩具味道的船,莫名地妙地被罩上浪漫色彩。雖然維多利亞港已變成維多利亞河,但總會記得,某個無所事事的午後跟某個無所事事的他,衝著不算顛簸的海浪「渡河」。再平靜的海面仍然有風,嗅覺上知道那是氣油味,但心理上把它美化成海的味道。

要道別,最好選在秋日的午後,陽光少了銳氣,風不覺冷,天暗得特別快,黑夜會把傷感蓋住。
下次再來的時候,人和地都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