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2月 22, 2005

《最後的時光》

看法國片《最後的時光》(Time to Leave),有一種遇見相知的感動,患上絕症的主角,面對死亡的態度和我很相似,電影裡能窺見自己的心跡,所以很喜歡。

被傳媒暱稱為「O先生」的導演法蘭索瓦.奧桑(Francois Ozon),前作《8美千嬌》及《泳池謀殺案》亦曾在香港上映,獲得不少電影愛好者追捧。

死亡永遠完電影的大題目,飾演同性戀者的男星 Melvil Poupaud 十分帥氣,在事業高峰時證實患上末期癌症,他決定不作治療,除了把這消息告訴同樣「命不久矣」的祖母外,還忍痛把愛人遣走,選擇孤獨地迎接死亡的來臨。

那位看起來有點像黃夏蕙的祖母是備受尊重的老牌影星珍.摩露(Jeanne Moreau),她是一位連縐紋都會做戲的女星,佔戲不多卻非常搶鏡,那早已乾涸而虛弱的胸脯,成為身形強壯的孫兒可安心投靠的搖籃。

因主角的性取向異於「常人」,不少影評人順利成章地把此片列為同志電影。但主角罹患的既不是愛滋也不是性病,而是最普通的人也會患上的癌症,那怎能單純地放進同志片類別呢?

片中有哪人的性態度算「正常」?從喪夫棄子的祖母、失婚的姊姊、同床異夢的父母,以至同性戀男主角與陌生夫婦為「播種」而上演雜交場面,跟道德的標準界線越距離來越遠。

世界本無常,是與非在乎所處位置,檢起「三級」、「同志」等有色眼鏡去看世界,美麗與醜陋都率先矇上一層灰。

散場後跟朋友討論,若換了自己是男主角會怎樣做?我希望能靜靜地變成一堆灰,隨風飄揚,能流落在海灘裡,與浮沙結合也是不錯的選擇。

事實上,每一刻對每個人來說,都可能是最後的時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