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1月 13, 2005

不俗的《俗》

封面上的大紅與花俏,正好切合書名與作者形像:《俗》。內頁也不安靜,頁邊圍上「懶優雅」的線條作框架,俗得刻意卻變得不落俗套。

俗,必需夠mass,即是受歡迎、大眾化,先行者是in,尾隨者就out,要俗得出塵既不容易也不膚淺。埋怨父母起的名字太俗的黃偉文,在塵世間走得快也走得前,難怪以光頭嘜作招徠的致敬大碟可破格熱賣,被封為潮人當然實至名歸。

出道10年,寫下900首歌曲的黃偉文,相信是唯一敢誇自己填寫的歌,或許半數港人都唱過的填詞人。這本結集專欄文章而成的書,記錄了這個熟男所愛所恨和走過的路,每一篇都是拼圖,把作者的個性立體地拼湊出來。沿著內裡的事物追溯下去,就知道他在7歲時成為小王子的信徒、患上無藥可救的「壞電腦恐懼症」、自創字體取代有音無字的”heir”字,加上大堆名牌/名星/書名/歌名/電影,就明白走在前端原來要夠濫夠雜,展現時卻要夠精夠闢。

身為中文大學畢業生,愛文字也靠文字生活,不乏寫八股文章的功力,但黃偉文卻筆走偏鋒,讓書面語與廣東話盡情交溝,創出很「香港地」的筆路,像「又怪抽唔到獎的宿命啦惟有」的句子觸目皆見,眼在看彷佛耳在聽,絕不正統但佻皮好玩。

60篇文章售60元,未必抵得上兩疊空白A4,但可陪讀者坐巴士坐地鐵坐馬桶(宣傳語)。作為讀者認為躲起來看無妨,在公眾地方閱讀卻萬萬不可,因為一定會被鬼馬內容逗得忍唆不禁,這個時代捧著純文字書在暗笑,旁人當你是傻才算正常!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