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1月 13, 2005

不俗的《俗》

封面上的大紅與花俏,正好切合書名與作者形像:《俗》。內頁也不安靜,頁邊圍上「懶優雅」的線條作框架,俗得刻意卻變得不落俗套。

俗,必需夠mass,即是受歡迎、大眾化,先行者是in,尾隨者就out,要俗得出塵既不容易也不膚淺。埋怨父母起的名字太俗的黃偉文,在塵世間走得快也走得前,難怪以光頭嘜作招徠的致敬大碟可破格熱賣,被封為潮人當然實至名歸。

出道10年,寫下900首歌曲的黃偉文,相信是唯一敢誇自己填寫的歌,或許半數港人都唱過的填詞人。這本結集專欄文章而成的書,記錄了這個熟男所愛所恨和走過的路,每一篇都是拼圖,把作者的個性立體地拼湊出來。沿著內裡的事物追溯下去,就知道他在7歲時成為小王子的信徒、患上無藥可救的「壞電腦恐懼症」、自創字體取代有音無字的”heir”字,加上大堆名牌/名星/書名/歌名/電影,就明白走在前端原來要夠濫夠雜,展現時卻要夠精夠闢。

身為中文大學畢業生,愛文字也靠文字生活,不乏寫八股文章的功力,但黃偉文卻筆走偏鋒,讓書面語與廣東話盡情交溝,創出很「香港地」的筆路,像「又怪抽唔到獎的宿命啦惟有」的句子觸目皆見,眼在看彷佛耳在聽,絕不正統但佻皮好玩。

60篇文章售60元,未必抵得上兩疊空白A4,但可陪讀者坐巴士坐地鐵坐馬桶(宣傳語)。作為讀者認為躲起來看無妨,在公眾地方閱讀卻萬萬不可,因為一定會被鬼馬內容逗得忍唆不禁,這個時代捧著純文字書在暗笑,旁人當你是傻才算正常!

星期五, 11月 11, 2005

《17歲的夏天》

若果沒有留級,沒有跳班,17歲應該是F.5畢業的日子。

17歲的夏天,是成年與少年之間的分水嶺,唱過幾闕離別的歌,在寫念冊上寫過多少遍友誼永固?不必等到墨水褪色、紙張發黃,在夏天的盡處,大家已各散東西。他日在街頭偶然遇見,大家都把兒童身份證換掉,心中卻多了一層隔膜與顧慮,談起那個夏天,只記得特別多燒烤會,特別多宿營,特別多眼淚與歡笑。

只在百老匯電影中心上映的港產片《17歲的夏天》,大概該貼上「不適合18歲(心境)以上人士觀看」的標籤,那種簡簡單單,劇情沒有大起大伏的電影,會讓告別少年時的成年人感到沉悶吧?那天晚上,戲院傳來了陣陣呼嚕聲,那位上班族早已呼呼入睡,但肯定不是造著少年夢。

也許是天生低能,對此片還是相當喜歡,大量感情分是給長洲的,另一些分數打給那些燦爛的陽光,還有那些可愛女孩的笑容,最後要感激是導演陳榮照的誠意,感謝他沒有把焦點放在東堤小築裡的鬼影。

英文名稱叫A side, B side, Sea side,把影片分成三部份,A side 講述4名中學畢業女生到長洲宿營的故事,為了顯示「大個女」了,那個叫陳甜的女孩子要衝入影碟店買三級光碟,羞窘間順手拿起另一套電影作掩飾,後來才發現那盒裡只有B side碟。那張遺漏了的光碟,成為陳甜與店員何苦之間的紅線。

另一段故事是Sea side,生於長洲的少女,畢業後往外闖,因為參加喜宴回家暫住幾天,兩位傾慕她的小島男孩陪伴左右,三人重溫過去的美好時光,誰也沒有表白,少女在離開小島的渡輪上,拿著當年的合照,看著小島變小。

17歲,快要告別無憂的日子,不想變成多慮的成年人,獨處一隅的長洲,把少年時代最後的夏天不斷延長。

=======================
《17歲的夏天》
導演 : 陳榮照
演員 : 江玲 、陳良韋 、靜儀
片長 : 89 分鐘
語言 : 廣東話 (英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