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9月 11, 2005

因為時代雜誌,喜歡上孫燕姿

去看孫燕姿演唱會,不是為了要聽《遇見》,相反,在演唱會中期待這首直戳心窩的歌,能在內心掀起丁點感動都是妄想。

音樂響起,紅館自然成為最大型的卡拉OK,每個人都在唱,一字不漏。我選擇沉默,較其他歌曲更寂然,因為心裡認定,這首歌只適合靜靜地聽,不讓聲帶震動,不許自己嗓子發聲,算是對心靈的一種救贖。

真期待孫燕姿能與拿著吉他的林一峰站在台上,不需多餘的伴奏,還得先呼籲觀眾別和唱,讓兩人的歌聲交錯,大家都在,大家都不在,前奏與最後那粒餘音,在遇見與沒遇見之間悄然消逝,台上台下的人,會永遠記得這一刻。

===========
娛樂雜誌曾經流行一種採訪玩意,就是突擊搜查藝人的隨身物品。記得有記者闖進孫燕姿的房間,要求她把貼身物件攤開來。一張素顏的孫燕姿,躺在床上與大堆物件拍照,當中除了化妝用品及隨身聽外,還有一本《時代》雜誌。

就當我是崇洋吧,但娛樂圈有多少人會看《時代》呢?自此以後,便對她特別有好感,對她加倍留意,然後覺得她很有誠意,漸漸也喜歡上她的人和歌。

===========
站在紅館的台上,孫燕姿似在落力地迎合香港人好雜燴的心態,既會跳舞也有握手時間,台上不時發放煙火及彩紙,好一個熱鬧的嘉年華會!

以節目編排來說,這個演唱會不易做,孫燕姿的現場表現,比香港許多女歌星都好,唱歌時感情很投入,聽到《The Moment》,幾乎想哭。

然而整個演唱會編排似乎過份花悄,既然舞蹈和快歌不是她的強項,為何要佔這麼重的戲碼呢?讓觀眾投票的話,大家寧可看著她,簡簡單單地唱好每一首歌就好,不需有華麗的服裝,不要有躍動的舞姿,畢竟不是每位歌首都適合煙花的。

最礙眼的,還是場館高處的電視屏幕裡,為每首歌顯示出歌詞,令觀眾像置身在偌大的卡拉OK裡。雖然許多人對金曲以外的歌不會太熟悉,但既然身處演唱會場館中,讓歌手的歌聲從耳朵入侵腦海,然後不住迴盪,就是一種無可替代的享受。就是那些字幕,把不少觀眾的目光牢牢地鎖在那小小的方格,真是罪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