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4月 10, 2005

種族歧視

某天乘搭地鐵,一名約五歲大的男孩與約七歲大的姐姐在車廂裡大聲嬉笑玩耍,興起時揮手動腳互相推撞,雖說小孩無知天真,但在狹隘人多的空間裡,不免令人有點煩厭。旁邊的祖母大慨也知道旁人不滿,便「作狀」地叫孫兒靜下來,但她不開腔尤自可,一張口發出的聲音,竟如電影《功夫》裡的包租婆般響亮,她的「獅吼功」功力肯定相當深厚。

列車駛進月台時,兩名小孩望見門外的廣告燈箱,是一幀宣傳海嘯救災的海報,一張張黑皮膚小孩的面孔,以空洞可憐的眼神向過路人乞求著。

那位弟弟一手捉住姐姐,一手指著一名非洲小孩說:「烏卒卒,好恐怖呀!」

姐姐趨前去看:「係啦,黑色的人好污穢,好核突!」

那位祖母,竟露出欣慰的眼神望著兩名孫兒,還微笑地摸摸男童的頭以示鼓勵。

我瞪大眼睛看著這三婆孫,但實在沒膽量出言斥責,怕遭到「獅吼功」襲擊。心裡不禁為眼前的上一代人和下一代人而悲哀,以膚色決定人的貴賤,曾幾何時是世界認可的標準,黃皮膚的同胞們,亦曾因此輕賤過呀。馬丁路德金的亡靈若碰上這三人,就知道他的夢從來未實現。

南非的種族歧視曾經何時還被寫成憲法,白人可「合法」欺壓有色人種。但近年風向已轉。政府為執行「更公平」?政策,同一管理層職位如由黑人出任,年薪達六萬美元;但受職者是白人的話,政府只願付四萬美元,目的是鼓勵黑人獲得更佳職位,因為黑人中接受高等教育者較少,政府必須付高薪鼓勵黑人接受高等教育,所以黑白公務員同職不同酬。

這個世界,無論是「合法」還是「公平」,其實都沒有標準。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