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3月 30, 2005

添馬艦上,周星馳與李小龍擦身而過

添馬艦不能在水裡航行,卻足夠承載熱愛電影人潮。這塊位處港島金鐘的黃金地皮上,為了第二十九屆香港國際電影節而築起全亞洲最大的吹氣銀幕:二十四米闊、十二米高,昂然地綻放出對岸也能看到的光芒。

取名為「光影星辰」的戶外電影觀賞節目,是電影節的重頭戲之一,決意要把觀眾從漆黑而隱閉的電影院帶到戶外,銀幕以中銀大廈、遠東金融中心、海富中心等耀目商廈作背景,旁邊是神祕莊嚴的駐港解放軍總部大樓,後面則是九龍半島的繁盛燈光。坐在偌大的場地裡感覺天空地廣,對於習慣擠在椅子上看戲的觀眾來說,的確是難得的觀影經驗。

大會原訂播放六套電影,待場刊印發後才加插《功夫 -- 電影狂熱夜》作為首映,先以《功夫》打頭陣電影,後以《精武門》作結,兩顆不同年代的(武打)巨星──周星馳與李小龍,在添馬艦上交錯躍現於觀眾眼前。

戶外首映夜,舞台準備就緒,可惜雨水也擠來湊熱鬧,以蒼天為被的場地,遇上不如人意天氣也是理所當然。一千四百名觀眾披著大會派發的白色雨衣進場,靜靜地等待電影開始。
香港國際電影節總監戚家基表示,約有兩成購票者沒有出現,但未必是因天雨趕客,因為電影節活動中,一向有不少觀眾購票後沒到場,箇中原因可能與預售期較長有關。由於《功夫》在電影院落畫不久,加上剛推出影碟,想不到仍捧場者眾,大會對入座率相當滿意。

《功夫 -- 電影狂熱夜》的宣傳句子是這樣的:全亞洲最大吹氣銀幕延續世紀傳奇,一代傳奇人物李小龍與當代功夫盟主周星馳,廣招各路英雄(三月)二十七日晚齊集添馬艦以武會友。


《功夫》成為添馬艦露天影院的首部放映電影。

李小龍當然是傳奇人物,但在他面前,周星馳敢/能擔當「功夫盟主」之名嗎?就算以「當代」作為基準,周星馳也不會是功夫盟主。電影裡,阿星最終成為無敵高手;現實中,任憑周星馳怎樣強調《功夫》是功夫片,入場觀眾還是堅持把影片當喜劇來看,以笑位的分量作為好壞的準則,在觀眾口碑這回合裡,《功夫》明顯敗給《少林足球》!

無論周星馳把身型操練得如何精瘦健壯,無論他的功夫如何強勁,周星馳只會是「喜劇之王」,不是武打明星。誠如成龍所說,每個演員也有自己的框框和崗位,所以沒有會請他拍文藝片;正因如此,劉德華可以當「想做好人」的壞警察,卻不能演奸淫擄掠的真小人。

「沒有李小龍就沒有我!」去年東京電影節的首映禮上,周星馳自揭身世,不諱言自己的演藝生命裡有李小龍的DNA,而且是不能或缺的重要部份,所以他要藉《功夫》向偶像致敬。

電影開始前,大會播出《香港電影一世紀》的短片為整個節目拉開序幕,並安排香港小交響樂團作現場伴奏,百年電影的經典場面濃縮成連貫的短片,周星馳與李小龍在片中相繼出現,勉強算是同台演出。

《功夫》在雨中重登大銀幕之時,導演兼男主角的周星馳卻身處紅館,坐在第二十四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的會場裡,等待各個獎項的結果。電影拿下六個獎,成為頒獎禮的大贏家,但周星馳最在意的男主角獎及最佳導演獎卻落於他人手中,終難掩落寞神色。

觀眾顯然對影片相當熟悉,大家對故事情節與每個笑位都瞭如指掌,哪處該笑,哪裡該叫都變得順利成章,少了驚喜與讚嘆,零聲的笑聲被沙沙的雨聲沖去,原本不算熾熱的氣氛被洗擦得更平淡。完場後觀眾魚貫散去,再沒有討論電影情節,就像剛享用過茶餐廳的常餐,不提也罷。

夜愈深,雨愈大,膠椅上很快又溢滿積水,看《功夫》的人寂然散去,數名外籍男子卻興奮地趕入場,佔據最前位置翹首以待《精武門》上演。開場時僅得四百名觀眾,其中一半是不同國籍人士,空?令場地顯得有點冷清。一名英國中年婦說,Bruce Lee是中國功夫的圖騰,是功夫之神。她沒有看過李小龍電影,一直想留待戲院重映才看;這趟遠道而來,只為追尋大銀幕上的那條龍。


周星馳在《功夫》中,赤膊打出如來神掌,擊敗火雲邪神。




《精武門》中,李小龍毫不吝嗇地展露精鋼的肌肉。

能夠在這種淒美壯觀的景況下與李小龍邂逅,怎說也是福氣,主角的光芒把所有缺失盡掩,當李小龍的大特寫在銀幕出現時,台下觀眾雙眼放光,露出宗教信徒般的虔誠神態;當李小龍脫去上衣,展現精鋼般的飢肉時,男觀眾不自覺得把拳頭握緊,女觀眾則以手掩著半張的嘴巴,渾然不覺雨勢越來越大。長存電影裡的偉人,孜孜不倦地向世人示範何謂經典。

敞開《精武門》,隨處俯拾到李小龍隔空遺傳給周星馳的DNA。兩個故事都在上海發生,主角造型也有幾份相似。《功夫》宣傳海報裡,周星馳穿上白色唐裝擺出功架,驟眼看來與中山裝的李小龍像對兄弟;陳真喜歡脫掉上衣以腳拳與敵人火拼,阿星也赤膊上陣耍出如來神掌擊敗火雲邪神,兩個露點的男人,體型線條越來越相近。陳真時而衝動有勁,把日本仔與俄國人打過落花流水;時而義薄雲天,為免禍及師門終慷慨就義,衝出武館迎向子彈的飛躍鏡頭,凝成永不磨滅的不朽經典畫面;至於阿星,最初是市井小混混,但從沒忘記成為武林高手儆惡懲奸的心願,在最後關頭選擇痛擊火雲邪神,結果絕地重生。


別以為只有周星馳才會扮鬼扮馬,李小龍的模仿天份也不能少覷,他曾扮演車伕、賣報老伯和修理電話的技工以深入敵陣。在扮演技工時,李小龍以「浮跨」的面部表情成功瞞天過海,那副「依起棚牙」的傻戇造型,與滿腔正氣的宗師模樣的確判若兩人。


英雄自有情長時,李小龍與苗可秀在師父墓前情深擁吻,英雄氣慨驟然化作一股柔情,令影片滲進點點文藝味道,這也許是周星馳電影最想學習但未能做到的地方,銀幕上的接吻戲,較武打場面更難處理,所以周星馳能誤吻吳孟達,但阿星雙唇沒有碰過啞女嘴角。


《精武門》主張冤冤相報沒完沒了,連一向忍讓的大師兄,目睹滿門兄弟慘遭仇家打死時,也禁不住贊同陳真以暴易暴的做法,腥風血雨將無休止;《功夫》的主旨是以怨報德,火雲邪神被徹底打敗後,阿星沒有痛下殺手。當邪神詢問掌法名堂時,背光的阿星顯得份外巨大,他只是淡然地說:「你想學咩?我教你o丫。」


阿星的輪廓剪影,驟眼看來真的很李小龍。假如周星馳遇到李小龍,一定會期待他說:「你想學咩?我教你o丫。」


《精武門》曲終人散後,觀眾情緒高漲站立鼓掌,向那位永?的武打巨星致敬。同一時間,香港電影金像獎現場也剛好宣布「世紀之星獎」得主,周星馳站在台上,必恭必敬地說出偶像李小龍的名字。兩代巨星在添馬艦對岸的紅館舞台出現,一個是實體,一個是影像,投放到電視屏幕便連成一體,令人產生錯覺: Bruce Lee與Stephen Chow站在一起。

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讀後感覺很溫暖,讓我想起了在中大做?課的日子--交錯解讀表面景像與背後象徵意義的微妙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