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3月 21, 2005

遺 書

這個念頭在腦海存在好久了,只是一直沒有付諸實行。

找個寂靜的夜,把思緒稍微整理一下,不要太理性的,把牽掛的事寫下來,叮囑信任的人把自己未完成的事做完,昨夜,我終於把遺書寫好。

只有一封,是給姐姐的,兩張紙能承載的內容不多,但已足夠把想說的話、想做的事寫出來。心裡最記掛的事,最重視的人,都寫下來。

過去沒試過給姐姐寫信,信裡告訴她我有多感激她,除了一些死後要清理的物件、銀行戶口與保險詳情,也說明對葬禮的要求,可以捨棄的都給我撇脫的丟掉,身體器官請盡情捐出。骨灰灑到哪裡也可以,清明重陽生辰死忌都不要來煩我,就讓我像一堆從沒出現過的有機物,能隨風消逝便最好了。

與其相信生命頑強,不如承認生死無常,天災、人禍、疾病,每分每秒也有人死呀!誰敢保證能夠活到下一分鐘?

心裡想像姐姐看信時的表情,在開首時,她大概以為我要尋死吧?其實才不呢!我現在還活著,不知到哪時死,(暫時)沒打算自殺,但每個人也有機會突然猝死啊!若姐姐不知我的遺願,不知道怎樣處理我的身後事,到時反而會不知所措,所以要及時告訴她。

富人立遺囑,窮人寫遺書,其實是一種負責任的行為。

朋友M的家族成員患有先天性心臟病,兩年內有三名男丁在毫無先兆下死掉,遺下父母妻兒。M不知道自己是否患病,醫生也說很難以預防。我故意把遺書的事告訴M,他會心微笑地說:「我大概是時候寫這種信了。」

明白生死共存的人,就不會對死亡有忌諱,心裡期待,姐姐也給我寫封遺書。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