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3月 10, 2005

琥珀 Amber

中國國家話劇院的第一套全球演話劇──《琥珀》,選在香港藝術節中作全球首演,不少觀眾衝著《藍宇》主角劉燁的名氣而來,更多人是想看看「國家級」的話劇是否已衝破「為革命、為政治」服務的枷鎖,六場門票聽說賣得不錯。

故事沒有革命與政治的氣味,反而染滿了網絡式的現代中國新一代的生活態度:要自由,身、心都要解放,性,變成了追求器官上的快感,貞節與專一被押到另外一個世界勞改。

失去了自己心臟的高轅,靠別人的心臟維持肉體上的生命,漸漸用心愛上小優;但所謂愛,說穿了不過是虛空的感覺。

高轅結集了一群下流人士,創作了一堆意淫浪蕩的故事,為了賣錢,請了性觀念開放至極的美女姚妖妖當假作家,妖妖不怕下流,只怕藉藉無名,甘被利用,只因相信可以寫出「更爛的東西」。爛,真的可以賣錢,而且是賺大錢。

高轅引用尼采的說話自辯:「瘋狂,在個人身上是特例,但在社會及群體中,卻是定律。」他不過是要測試群眾的無知程度,可惜沒有數字作指標,否則只會屢創新低。

沒有留言: